吴镇宇,喜欢你,日本电影-萝卜科技,创新新闻流技术,让你读到最好的新闻

admin 2019-05-16 阅读:241

来远舰管带邱宝仁

邱宝仁,生卒年不详,字彪臣,福建闽侯人。北洋水兵右翼左营副将、“来远”舰管带,1895年北洋水兵全军覆灭后,被除名。

1867年,邱宝仁入福建船政后书院第一期,学习帆海驾驭。1871年,上“建威”练船实习。1875年,上“扬武”舰操练,飞行外海,南历新加坡、小吕宋、槟榔屿各口岸,北至日本而还。1876年调往北洋海防,任新购的“虎威”蚊子船管带,1877年任“策电”蚊子船管带,1879年,清政府从英国订货的“镇”字号蚊子船回国,留用北洋,11月,邱宝仁任“镇东”蚊子船管带。1880年8月,“镇东”等四炮舰出游黄海,至海洋岛,“镇南”不小心触礁,旋即脱险。邱宝仁因“救援不力”,被“撤革摘顶,以示惩戒”。

来远舰

1887年,在英、德订造的“致远”、“靖远”、“经远”、“来远”四舰以及“左一”鱼雷艇竣工,李鸿章奏派总查琅威理率邱宝仁、邓世昌、叶祖珪、林永升等赴英接舰 ,归航途中邱宝仁身兼两职,一起担任“来远”和“左一”管带,由“来远”拖带“左一”回华,饱经险阻。1888年,四舰安抵大沽。鉴于邱宝仁“既管驾'来远'快船,又拖带新购鱼雷艇,远涉重洋数万里,一人而兼数人之事,并未用洋行稳妥之费,不只我国水师向未所经,亦为国外各国所罕有。沿途叠遇风滔,反常险峻,竟能出其死力,得保无虞,实属胆智过人,较之同往接舰各员事难功倍”,经李鸿章力请,破例给邱宝仁越级奖赏,从守备跳过都司直接升任游击,并加“劲勇巴图鲁”勇号 ,管带“来远”舰。

日本水兵随军摄影师拍照的大东沟海战局面

1888年北洋水兵成军,第二年升署右翼左营副将,委带“来远”舰。1892年4月,以3年署理期满,改为实授。

1894年9月17日,邱宝仁管带“来远”舰随舰队参加了黄海海战,海战中“来远”舰与“靖远”舰编为小队,列于北洋舰队右翼。邱宝仁与“来远”全舰官兵拼死作战,发动了对日本军舰“赤城”的围追,屡次射中“赤城”舰,致其后桅折断、舰体重创,但“来远”不幸被“赤城”尾炮击中。因为其时日本联合舰队广泛配备了装填烈性炸药的炮弹,“来远”舰由此燃起大火,简直无法拾掇。

“来远舱内中弹过多,延烧房舱数十间”,猛火中舰首炮仍然发射,士卒奋力救火。其时为避免火焰从甲板烧入机舱,不得已将通往机舱的一切通风管、天窗密闭,黑私自由上甲板向焚火室传达指令仅靠通风管传话。 轮机官兵不管200度之高温,一直坚守岗位,恪尽职守。邱宝仁指挥全舰官兵一面抗敌,一面救火,总算将火熄灭 ,并将现已烧得舰体肋骨变形的“来远”舰安全驶回旅顺。“来远驶回旅顺之际,中西各人见其伤势沉重,而竟安定返旆,无不大奇之”。

任水兵部次长的谢葆璋(1926年)

1895年2月6日清晨,日本联合舰队鱼雷艇队在重创定远后再次趁着夜色,对威海湾进行突击。内幕中,“来远”舰遭到日本鱼雷艇“小鹰”号进犯,两条鱼雷连续射中了“来远”舰左舷,在水线下各造成了直径分别为4米和1米多的破口,两个破口相距仅半米。水线下没有任何装甲维护,且舰内结构此前现已严峻受损的“来远”舰,再也承受不了如此沉重打击,没有来得及抢救,满目疮痍的舰体向右侧翻转,露出了赤色的舰底,最终全体倾覆。

因为灾祸来得太快,“来远“舰的官兵底子来不及逃生,大都与战舰长逝海底。依据亲历刘公岛保卫战的北洋水兵军官卢毓英回想:只要在露天甲板上的管带邱宝仁、驾驭二副谢葆璋等50余人落水获救。

甲午战争完毕后,邱宝仁灰心丧气,回来故乡、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水兵。可是,后世却有流言诬蔑其在“来远”舰遭受进犯之际“登陆逐声伎未归也”(姚锡光《东方兵事纪略》),使得邱宝仁背上了长达一百多年的不白之冤。